北回归线

忙于学习中


夕阳红国际咕咕王老年迪斯科养生吸猫俱乐部成员

绑文and夫人→@苏辞辞辞苏 永远喜欢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花花!!!!超好看的是我爱der羊久!!!!【心情激动.jpg】上三遍色你也太用心了我爱李我我亲爆这个超级无敌天使太太!!!!😭😭😭💛💚💛💚【羊毛剃光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狠了】

想吃巧克力:

【薅she会主义羊毛】x

是 @北回归线 点的咩久!5555dbq迟到了,生日快乐啊!

我上色太丑了又画成儿童画了(反省)

那就附一张黑白的把

『胜出』咩

是美丽辞辞给我的羊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我捂心口狂哭!!!!😭😭😭😭一只绿油油软绵绵毛茸茸的羊扑到怀里!整个人都治愈了!!!我好幸福呜呜呜呜呜呜我永远喜欢辞辞——!


苏辞开学了:

#是给 @北回归线 我老婆第生贺!!!赶上末班车!!要好起来呀呜呜呜,一辈子身体健康是我对她最大的祝福!


#是真正的大草原,牧羊少年咔和羊久!羊久最后没有变成人!


#正经沙雕ooc


0.


  “你他妈能不能别穿鞋?”


  


  “你他妈能不能滚出去睡?”


  


  “你他妈能不能像只正常的羊?”


  


  


  


  


1.


  


  爆豪胜己的羊群里混入了一只不正常的羊。


  


  一只毛特别卷,颜色特别绿,性格特别粘人,与其他的羊特别格格不入的羊。


  


  他不知道这只羊是哪里来的,早上照常打开栅栏放羊出去的时候,白花花的羊群里涌出来一坨绿,像泡沫冲着一片叶子摇摇晃晃地冲到不远处的草地里。


  


  那只羊像是没睡醒,迷迷糊糊转了一圈之后,忽然发现了爆豪胜己,羊眼一亮,一团抹茶绿就那么横冲直撞飞奔过来。


  


  “你他妈要造反吗?”


  


  爆豪黑着脸躲过那只羊的撞击,而绿羊羊热情奔放,又坚持不懈地冲过来。


  


  它不解于爆豪的躲闪,困惑地张嘴嚎了两嗓子,绵长的“咩”音吓得羊群齐刷刷回头,也把绿羊羊本羊吓了一大跳。


  


  绿谷出久懵里懵逼地停下来,懵里懵逼地看着不远处提着刀大概是要过来杀羊的爆豪胜己,懵里懵逼地发现自己变成了羊。


  


  还是绿的。


  


  


  


  


  


  


2.


  


  “你写的这歪歪扭扭的是什么啊……你是废久?”  


  


  绿羊羊拼命点头。


  


  “你他妈……变成了羊?”


  


  绿羊羊拼命点头。


  


  爆豪胜己放下了刀,绿羊羊松了一口气,扒拉着蹄子嫣了吧唧地继续刨坑。


  


  “你别她妈刨老子的地。”


  


  “咩?”


  


  绿羊羊不解。


  


  自己的幼驯染提起套马杆指指白花花的羊群:


  


  “做羊要有做羊的自知――那群羊还要吃草,你他妈到处刨坑他们吃什么?你也滚过去吃草。”


  


  绿羊羊惊恐:“咩――”


  


  “吃草不会吗?低头,张嘴,啃,嚼,吞,不会吗?”


  


  绿羊羊拼命摇头,惊恐万分:“咩――”


  


  “废久就是废久,变成了羊还是那么废,连吃草都不会,废物。”


  


  绿羊羊放弃抵抗,失去了沟通的欲望。


  


  


  


  


  


  


  


  


3.


  


  爆豪胜己十分固执地认为,是羊就得吃草,绿谷出久变成了羊――管他是谁变成了羊――也必须吃草,是羊就得吃草。


  


  绿羊羊内心住着一个花季少年,人类的本质不吃草。


  


  “你他妈瘦了。”


  


  爆豪胜己笑着捋了捋绿羊羊头顶的那一挫毛,那一瞬间它似乎听见了毛被剪断的声音,


  


  “再他妈不吃草老子给你剃秃了。”


  


  绿羊羊惊恐哀嚎:“咩――”


  


  “从头顶开始,再剃掉屁股,草原的风很大,等到把你冷成速冻羊肉之后,再全部剃光。”


  


  绿羊羊惊恐万状,拼命蹬腿企图逃跑,蹬着蹬:…着发现自己腾空,无比惶恐地回头――他被爆豪胜己抱起来了。


  


  绿羊羊欲哭无泪。


  


  隔壁家的牧羊少年小胜从小就力气大的很,他还在努力挥舞套马杆的时候,小胜就能骑着马拿着套马杆赶羊了。小胜总是很厉害,学什么都快他一大截,总是走在他前面,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存在。


  


  要是……是小胜变成羊就好了,他就可以嘲笑他说小胜也有今天。但是转念一想,他应该是不敢的,真到了那个时候,胜羊羊一定也是很厉害的,没准他还会被胜羊羊用力一脚踢在屁股上。


  


  回过神的绿羊羊又回头哀嚎:“咩――”


  


  请小胜放过我的毛。


  


  “别吵。”


  


  爆豪胜己抱着它掂了掂,皱着眉头,


  


  “瘦了,再他妈不吃草老子把你扔出去喂狼。”


  


  “咩――”绿羊羊拼死抵抗。


  


  “老子数三下,三――”


  


  “咩!”绿羊羊拼死挣扎。


  


  “二――”


  


  “咩!咩!咩咩咩――咩……”


  


  “哼,废久就是废久。”


  


  “咩……”


  


  绿谷出久,一头本质为人类的羊,被自己的幼驯染威逼利诱低头嚼了一口草。


  


  


  


  


  


  


  


  


  


4.


  


  绿羊羊突然觉得草还挺好吃的。


  


  爆豪胜己粗暴地搓了搓它头顶那挫毛,望着无边无际的草原上那一片绵软的白团,像望着自己打下的一片江山。


  


  “反正到了夏天,你也是要剃毛的。”


  


  绿羊羊:?!


  


  


  


  


  


  


  


  


5.


  


  绿谷出久很爱惜他的毛,这些毛茸茸的柔软覆盖物是他内心那个人类男孩最后的倔强。


  


  绝对,绝对――


  


  绿羊羊举起一只蹄子发誓,


  


  他誓死捍卫最后的尊严。


  


  永不裸奔。


  


  


  


  


  


  


  


6.


  


  气温一旦开始回升,就不会有什么再下降的道理。


  


  那些属于初夏的小昆虫开始在羊群里晃悠了,草叶的尖儿,也愈发地油亮起来。


  


  远处那座山的雪线,一点一点的拔高,横过草原的那条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忽而就流淌起来了。


  


  绿羊羊趴在颜色快要赶上自己的毛色的草地上,瞪着爆豪胜己骑马的背影直发愁。


  


  夏天真是,说来就来。


  


  


  


     


  


  


  


  


  


  


  


  


7.


  


  “给老子滚过来剃毛!”  


  


  “咩――”


  


  “废久你他妈是不是想死――”


  


  “咩――”


  


  绿羊羊拼命摇头,企图钻进绵软的羊群逃脱酷刑,上演每日必有一场的追逐戏。爆豪胜己额角青筋直跳,扔了剪刀拎着套马杆就大步流星地走过去:


  


  “你他妈是傻逼吗?老子的羊群就你她妈是绿的,你往哪里躲?”


  


  “咩――”


  


  被暴躁幼驯染兼农场主抱起来的时候,绿羊羊还撕心裂肺地哀嚎着,两双小腿儿四处踢蹬,做着最后无用的挣扎。


  


  爆豪胜己一下子黑了脸,强硬地箍住绿羊羊的四肢,这家伙看起来好像很壮硕,实际上只不过是团着一圈厚厚的蓬松羊毛,爆豪胜己轻而易举就把它整个抱进了怀里,力度大到勒得这个小瘦子原形毕露:


  


  “你他妈是不知道这里的夏天多热吗?你他妈是不是想热死?你以为老子愿意给你剪?”


  


  “咩?”


  


  绿羊羊愣了一下,就那么晃神的一瞬间,爆豪胜己就彻底禁锢住了它,锁死的怀抱不是两双折叠的瘦弱羊腿能够挣脱的。


  


  它还没能从这句疑似关心的话语中回过味来,就听见头顶上方又没好气地哼了一句,


  


  “活该让你热死。”


  


  


  


  


  


  


  


  


  


  


  


8.  


  


  绿羊羊到底还是被剃毛了,爆豪胜己手下留情给他留了一层浅薄的绒毛,像初生的羊羔一样瘦小脆弱,为此爆豪又赶着它去牧草肥嫩的草区逼他大吃了好几顿。


  


  爆豪胜己讨厌跟那群羊接触,毕竟羊毛里总藏匿着一股惊人的骚味,但是绿谷出久的毛很干净,大概是刚变成羊没有多久的缘故吧,草绿色的羊毛非但没有味道,反而泛着一种干净漂亮的阳光颜色。


  


  并且手感很好。


  


  爆豪胜己看着剪下来的那一团绿绒,最终还是没有把它们卖掉。


  !


  


  


  


  


  


  


  


  


  


9.  


    


  “剃了毛手感都不一样了,废久你吃草都他妈长进羊毛里去了?”


  


  “咩――”


  


  悠远的天空载着一朵柔软的羊毛白,一望无际的柔绿色里,那一声从草叶尖儿溢出的绵长应答,也被柔和的草原风吹化了,融进了羊毛色的云丝里。


  


  他们第一次这样安安静静靠在一起坐着。


  


  其实小时候似乎还有过一次,在一切矛盾鹤误会还未发生的时候,在绿谷出久还只是一个人类幼崽的时候,在两个小团子还天天你追我赶在辽阔的大草原上上演追逐戏的时候。


  


  他们玩累了,就靠在一起,对着这个小小的山头,什么也不说,过了一会,就睡着了。


  


  爆豪胜己抬头望去,草原的辽阔就那么毫不吝啬地展现在他的视野。


  


  无边无际的绿,无边无际的天空,延伸向无边无际的山的另一头。云像是羊群的倒影,连边缘泛着同样的温软轻光,远处的云层被风拉成金色的丝线,绿羊羊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忽而觉得那颜色好像小胜的头发。


  


  绿羊羊新奇地张嘴,一出口却是绵长的一声“咩――”。


  


  爆豪胜己奇迹般地会到了他的意,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向远处的那朵舒展开来的,显得柔软而轻盈的云朵。


  


  像上好的棉花糖拉出一层薄薄的细丝。


  


  像山的那头那片柔软的湖。


  


  像青白色天空飞过的那只鸟的翅膀。


  


  像……


  


  


  


  忽而微风拂过,不远处的草叶稀稀拉拉地摇曳,衣角兀自柔和了日光。爆豪胜己忽而开口,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像是要飞到那片云朵上去:


  


  “你干脆一辈子都变成羊算了。”


  


  绿羊羊没能听清:“咩?”


  


  爆豪胜己没回话,一把按住它的头,用力塞进绵软的草地。


  


  


  


  ……像这头蠢羊的眼睛。


  


  


  


  


  


  


  


  


10.


  


  


  爆豪胜己像是有着永远也做不完的事情,哪怕是到了其他农场主都睡下了的深夜,他也依然在坚持不懈地检查羊圈。


  


  草原的云是很高很薄的,月亮是清晰而明亮的,几缕灰色云丝融化在深蓝色的夜空里,风拨开几个稀稀拉拉的孔隙,来自遥远的外太空得柔和星点一颗一颗地挂下来。


  


  他把最后一只羊赶进羊圈,借着昏黄灯光扫视着白花花的羊群,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风静悄悄的,像一只手掌轻柔地拂过夜晚的海浪,夜下的草原是深绿色,虫豸像破碎的气泡一般地,时不时闪烁着,一切都柔软得不可思议。


  


  那些虫声此起彼伏着,气泡破碎着,打出的细小旋流像是一下子撩过了他的记忆。


  


  他知道他忘了什么了。


  


  那头绿色的羊。


  


  心脏无端地生出一股痒,这种奇异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他紧紧锁着眉头,似乎隐隐约约意料到了这种感觉代表的意义,只要稍微一细想就能够知晓,但他不愿意揭开――揪握住的拳像是要捏碎那种无端的不安――然而无济于事,那股钻心的痒很快便兀自蔓延,蔓延到同这夜晚得草原的风一样冰凉的指尖,爆豪胜己绷得很紧,他忽而就发着寒,硬生生地迈出去一步。


  


  得去找――


  


  那股不属于他的情绪就那么飞快的占据了他的大脑,他甚至没有来得及破口大骂。


  


  第一步是最难迈出去的,第二步便容易得多,他咬紧牙关近乎疯狂的跟那股不安对抗,跌跌撞撞往前踉跄了好几步。


  


  那可是废久。


  


  最会添乱的邻家小鬼,最没出息的牧羊少年,最不像羊的一头蠢羊。


  


  “咩――”


  


  绵长的羊叫打断了他的思维,爆豪胜己来不及反省自己,那股钻心的诡异的痒就那么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他直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朝他冲来他的那团绿影,连他都差一点魔怔的那种情绪,就那么仓皇逃离――在绿谷出久柔软的叫声里仓皇逃离。


  


  “咩――”


  


  它的羊毛像是浸透了柔软的夜风,是柔软的,浑身上下都是柔软的,那只眼睛即使变成了羊,也依然泛着柔软的水光,它扑进爆豪胜己怀里的时候,那股来自草原的清香也是柔软的。


  


  如同这个明澈的夜晚一样的柔软着。


  


  


 


  


  


  


  


  


  


11.


  


  但是绿谷出久本身是很坚毅的。


  


  “你他妈能不能别穿鞋?就你这几只羊蹄子能穿住?”


  


  绿羊羊坚定不移地摇摇头,踩着小红鞋雄赳赳气昂昂地叫唤了一声:


  


  “咩!”   


  


  “那你她妈能不能出去睡?回到一只正常羊应该回到的羊圈?”


  


  好像有了昔日的小红鞋,绿羊羊就找回了自己倔强的灵魂,固执地站在那里使劲摇头,坚定的捍卫自己睡觉的权利:


  


  “咩!”


  


  这头固执的羊跟记忆里那个忍着眼泪也要傻乎乎地卯足了劲跟他吵架的小家伙重叠在了一起。


  


  爆豪胜己黑着脸,笑容狰狞到了极点:


  


  “你真以为老子不敢整你了是吧?”


  


  “给老子滚出去――”


  


  门被残暴的主人狠狠砸上,绿羊羊在冷风里站了一会儿,整个从头至尾反思了一遍,先是失踪后是吵架,觉得自己确实理亏,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回到羊圈里睡觉。


  


  可是夏天的草原夜里,真的很冷嘛。


  


  小胜不讲理。


  


  


  


  


  


 


   


  


  


12.


  


  爆豪胜己是被家犬的叫声吵醒的。 


  


  他听见狼嚎,凄厉得就像冬夜的狂风,羊圈里的动静很快就盖过了犬吠,此起彼伏的“咩” 声是脆弱的草食动物无比惶恐的挣扎。


  


  栅栏在他推门而出的时候就已经崩裂,爆豪光己骂骂咧咧地点起了灯,推开门就解下了家犬的锁链。


  


  犬吠和狼嚎混杂在一起,受伤的野兽发出模糊不清呃呃呜咽,出逃的羊群惊慌失措地踏着蹄子,混乱的哭嚎隐隐约约夹杂在一片惊人的震动里。


  


  有那么一瞬,爆豪胜己的呼吸停住了。


  


  那种钻心的痒在视野里没有出现绿羊羊的第一时间就冒了出来,它就像是一眛蛊毒,没有解药,唯一能够压抑它的就是那头柔软的羊。


  


  废久――


  


  他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被混乱的羊蹄踏得粉碎,混合着狼骚味儿的冷风一搅,他手脚冰凉。


  


  他看不见想要看见的那只羊。


  


  它是最不像羊的一只羊,但也只是一只羊。


  


  是脆弱的草食动物,是柔软的鲜热的生命,是狼群日思夜想的粮食,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底层消费者。


  


  它会死――


  


  爆豪胜己呼吸困难的想着,这个冰冷的想法像一块冰冷的石头,他企图咽下去,近乎强硬地用力掩盖着,哪怕割伤了喉咙也要掩盖着吞下,再呼出一团团短促的,滚烫的气。


  


  废久那家伙,会死――


  


  他死死地按住了墙,抠着那些缝隙把自己扔到挂着枪支的那一面墙前――每一个草原上长大的孩子都见过狼,每一个草原上长大的孩子都会用枪――


  


  


  火药的味道伴随着爆鸣声在漆黑的夜里炸开,把这一团浑浊的浓墨又一次搅混,看不清的模糊的羊群像是被点燃了,四面八方乱跑的白团子听着熟悉的枪声都朝着这边跑来。


  


  


  


  野兽畏惧那呛鼻的火药味,滚烫的金属在这帮草原狼的脑子里刮果狠狠的一刀,他们记忆犹新,夹着尾巴呜咽着从狗群里撤退,甚至都不敢回头。


  


  羊群哭哭啼啼地躲到主人身后了,他从白团子里穿梭而过,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把一整块的羊群挤散了,又重新合拢,都没有找到那团本该冲过来扑过来的深绿。


  


  风里的狼噪味儿淡了。


  


  爆豪胜己握着沉重的枪支,枪口已经凉了。


  


  爆豪光己清点着羊数,爆豪胜己忽而一下久很累,疲劳使他开始握不住手里的枪,枪托频频打滑。


  


  他招呼也不打,就那么独自拎着枪回到了房子里,把沉重的钢铁挂回墙壁,坐在床沿发呆。


  


  “少了几只羊?只少了一只羊?”


  


  “狼要那一只羊干什么呢……”


  


  他没心情听老妈在门外的喋喋不休,他甚至分辨不出自己的心情是什么,爆豪胜己少有的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忽而一下就觉得很累。


  


  


  


  所以他也没有听见光己少有的惊呼,没有听见那一声“怎么有一只绿色的羊”。


  


  


  


  


  


  


  


  


  


13.


  


  绿羊羊冲进房间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它就像个被叶子裹住的小风球,火急火燎就那么冲破了笼罩在房间里的那股沉郁,一不小心就撞进了爆豪胜己的怀里。


  


  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就那么互相瞪着。


  


  它身上沾了那群羊的羊骚味儿,又沾了狼群的狼噪味儿,一身原本柔软蓬松的毛像刚睡醒的头发一般杂乱不堪,爆豪胜己无从得知它经历了什么,也根本来不及顾上去嫌弃它推开它,那颗被他咽下去两次的冰冷的石头呗一颗心脏捂得滚烫,不甘心的有重新冒了出来――这一次,他来不及阻止,也根本没想要阻止。


  


  


  


  他抱住了绿谷出久,抱住了这头住着他最讨厌的人的灵魂的羊。


  


  


  “你好臭――”


  


  


  绿羊羊不可置否,感受到爆豪胜己情绪的低落,也任他奚落,安安心心的让人抱着。


  


  


  


  “你干脆一辈子都变成羊算了,一辈子也别变回来了。”


  


  


  柔软的东西总是能够触发某些柔软的感情。


  


  


  “再敢玩消失,老子就把你的毛全都剃光。”


  


  


  “你一辈子也别想跑。”


  


  


  



  


  


  


  


  


14.


  


  狼嗅着羊的气息疑惑的走了,绿谷出久大气也不敢出――他从来没有那么庆幸自己的毛色跟草色一样过。


  


  他从蛰伏得草丛里一骨碌爬起来,朝着那个灯火通明的方向撒开蹄子就跑了起来。


  


  ――要赶紧回去,小胜肯定担心坏了。  




―END―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敲敲太惨了!!!大感谢!!!!我社保了三秒内我要看到这个大宝贝出现在我床上【不】

Point Nemo:

不就是个一点也不社情的lai子
为什么
阿尔卑敲

@北回归线 倦舟劳斯生日快洛!

【胜出】十窍通了九窍

大半夜的看着好饿.....谢谢果果的款待XDDDDDDD吃巧克力太美好了!!色气小久我社保!!!【咔酱迟钝鬼!!

还有你们也太可爱了趴cp连生贺也要整整齐齐😭😭😭😭😭😭😭呜呜呜呜呜呜呜大感谢下次给你们摸生贺!!!


田木果:

巨傻ooc系列,笨蛋小胜你居然抢自己的巧克力吃。


祝倦舟太太  @北回归线 生日快乐!


 


——————————————


 


 


爆豪胜己口中还咬着从绿谷出久那里抢来的巧克力,人已经呆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也不顾手指还沾着融化的巧克力,抓住了绿谷出久的肩膀,在废久那雪白的衬衫上留下了对比鲜明的黑指印。爆豪胜己自己都不知道,此刻他的神情有多么的吓人,连着他的手,把绿谷出久抓的生疼。“你他妈,再说一次?”


面前的绿发少年紧紧皱着眉,清澈的眼睛里含着一层微微闪光的水雾,他有些吃痛肩上的疼痛感,却还是微笑着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


“可以麻烦你做一下我的男朋友吗?”


爆豪胜己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今天是情人节没错,他刚刚是抢了绿谷出久的巧克力也没错,不过要怪也就怪废久居然在这个日子里拿着巧克力。啧,他从看到巧克力的那一刻就觉得这个东西无比碍眼,对于碍眼的东西,当然是要吃掉了。


“小胜!”绿谷出久想要拦,可惜身高之差,虽然只是五公分,足够让他够不到自己精心准备的巧克力,以至于他眼睁睁的看着爆豪胜己直接拆开了巧克力,然后吃了下去。


绿谷出久傻眼了,另一只手里的信封还抓的紧紧的,用来表白的巧克力已经不明不白的被人吃掉了。


他先是呆愣了片刻,绿色的眼睛慢慢腾起了一层水雾,眼眶泛起了红色,最后他咬了咬下唇,将信收了起来,胡乱地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呐,小胜,可以麻烦你做一下我的男朋友吗?”


妈的,这句话是真的,不是他的错觉。


 


 


爆豪胜己站在自己家的玄关,此刻无比愤恨那天的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下来,大概是那天巧克力吃的太多,上火了才答应的?


靠为什么他要假装废久的男朋友啊!妈的这家伙是个gay?所以废久到底在搞什么啊!


“小胜吃掉了我准备用来表白的巧克力”那天的绿谷出久泪眼汪汪,头垂的很低。“现在好了,他也不知道我准备了巧克力了。”


他?神他妈的他!靠!爆豪胜己一脚踢上了旁边的鞋柜,木质的箱体发出“碰——”的一声声响,声音不小,却也掩盖不住爆豪胜己听到门外传来了清脆的、小小的脚步声。


“叮咚——”门铃响了,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心中的暴躁压了下来,扭动了门把手。


门口站着绿谷出久,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局促,也许是没有预料到门开的那么快,绿色的大眼睛在开门的一刹那不自觉的和爆豪胜己的眼睛接触了,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及低下了头,有些尴尬的打招呼:“我来了小胜。”


“啧。”爆豪胜己有些暴躁侧了侧身,让绿谷出久走进了自己家。


脸红什么呢?这不是你提出的来老子家做巧克力吗?妈的废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想着让老子帮你做巧克力送给那个男的,那人到底是谁?


光己妈妈和喜欢绿谷出久这个孩子,经常让他到自己家吃饭,所以对绿谷出久来说,小胜的家里并不陌生。


“我拿来了材料呢。”绿谷出久很熟练的穿上了围裙,将背包里的东西一一掏出来摆在桌上,有巧克力原材料,有磨具,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


“靠你真的要在老子这里做巧克力?”爆豪胜己很烦躁的看着绿谷出久性质勃勃的样子,又一次确认了一遍,不出意外的,绿谷出久又点头了。


妈的,心里低低地咒骂了一声,行,做巧克力是吧?那就做到不能吃好了!


“先把巧克力切成小块,加入黄油融化……”绿谷出久看了一眼菜单,手里的刀开始颤颤巍巍的切块,爆豪胜己一声不吭的将刀夺了下来,快速地切好,本来应该隔水融化的巧克力,却被爆豪胜己使坏直接放在锅里融化了。


绿谷出久看着搅拌好的巧克力好像比刚刚黑了一些,用小勺子挖出来了一些。


本来爆豪胜己已经这小废物要自己试味道,没想到勺子却抵在了他的嘴边:“小胜尝尝看还正常吗?”


“你为什么不自己吃!”爆豪胜己一脸凶巴巴,完全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


“可是需要男朋友尝味道啊……”绿谷出久眨眨眼,有些执拗,虽然他的脸还有些红,但是却坚持让爆豪胜己试吃。“你现在不是我、我的男友吗?”


妈的,这家伙在勾引他吧!不过也好,就不会露馅了!


讲真的,有点糊了。虽然如此,但是爆豪胜己还是一本正经的吼了回去:“行了,快点下一步!”


下一步是加热淡奶油,在绿谷出久转身的那一刻,爆豪胜己在淡奶油里加了一大碗水,可是还没等他毁尸灭迹,绿谷出久却突然转了回来,拿着淡奶油的包装。


“小胜我们好像放少了……”绿谷出久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爆豪胜己突然端起了奶油锅,但是因为灼热的温度,使他刚刚接触到锅体,就被烫了回来。


“妈的!”爆豪胜己甩了甩手,已经烦躁到了极点,而还没反应过来,绿谷出久已经抓住了他的手,低头含住了他的手指。


一时间,爆豪胜己愣在了原地,一时间心跳如雷。


“唔?”绿谷出久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赶紧抓着爆豪胜己的手放在凉水下冲洗。“对不起小胜,我下意识……对不起对不起,你明明是烫伤不是划伤……”


绿谷出久的舌头很软,湿濡的舌头包裹着他的指腹,滑腻的触感突然让他有了某种渴望,他渴望着刚刚包覆住手指的小嘴,渴望着绿谷出久那双只能盛下他的眼睛,渴望着白皙柔软的皮肤,渴望着面前有些瘦小的身材,有什么东西仿佛从他的心底破茧而出,疯狂滋长,需要一种名为“绿谷出久”的养料。


“那人是谁?”爆豪胜己突然开口了。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松开了握住爆豪胜己的手。空气中的气氛陡然之间变了样,两人将材料搅拌整齐,一言不发的倒入模具,然后放入冰箱冷藏,尴尬到了极致。


靠,他在做什么啊!帮废久给别人做告白的巧克力?!


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看着整理着自己背包的小废物,已经烦躁到了极致。趁着废久走过他的身边时,爆豪胜己猝不及防地拉住了他的手,将他推倒在了沙发上。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爆豪胜己抓着绿谷出久领口,到现在都不相信这家伙居然有了喜欢的人。“你他妈说话啊!”


“我……不能告诉你……”绿谷出久捂住了脸,拒绝和爆豪胜己对视。“小胜、你放我、放我起来……”


这家伙到底在藏什么?


“你他妈藏什么呢废久?看着我!”爆豪胜己抓着绿谷出久的手,却遭到了绿谷出久剧烈的挣扎。“让老子看看你到底在藏什么!”


绿谷出久的手很快被拉开了,手后什么都没有藏,只有一张绿谷出久红透的脸,在灯光下,三分纯真,七分羞涩,融合在一起,有着一股别样的引诱。


“别看!”


绿谷出久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咪,在这一刻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手脚并用的爬下了沙发,向二楼冲去。他过于慌乱,反而忽略了从兜兜里掉出的,今天早上收起的小小信封。


妈的,废久居然还有那个样子。


爆豪胜己愣了好半天,才注意到沙发上躺着一枚小小的信封,他想起来了,那是和早上的巧克力配套的,应该是情书。


爆豪胜己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它撕个粉碎。


只是第二反应,他却又一次愣在了那里,紧接着就抓着信封向二楼冲去,试图拉开衣柜门。


“开门废久!”爆豪胜己很是不耐烦的敲着门。“妈的有胆量写情书没胆量给我是吗!”


“不、不行……”衣柜里的声音小小的,不用看都知道现在的绿谷出久是什么模样,他的脸肯定红透了。


“给你三个数,你要是不开,这情书老子就不收了!”爆豪胜己又看了一眼情书背面的名字,嘴角止不住的微笑。


“一。”


“诶不行!小胜不要数!”


“二。”


衣柜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三。”


衣柜门小小的开了一个缝。


“小胜……你……真的回收下吗?”绿谷出久的声音还是小小的。


“废话,老子不是你男朋友吗?今天早上是谁说的!”


“笨蛋。”


(((*°▽°*)八(*°▽°*)))♪


前排 @氧氧氧
小胜是个大笨蛋,对我的暗示是一窍不通!
咔酱拿着自己做的巧克力陷入了沉思……
所以为什么过完了情人节我写到了巧克力_(:з」∠)_

【胜出】笨蛋小胜今日份的便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氧氧的款待TTTTTT太甜了!!!!名为吵架其实到处都在闪瞎眼.....!我倦某人今天就表演冲天烟花😭😭😭


氧氧氧:

无个性社会


普通职员咔&久妹


婚后的一次夫妻吵架


是写给倦舟 @北回归线 的生贺!生日快乐!


 


 


“小胜是大笨蛋!”绿谷出久这样喊着,重重地摔上了卧室门“我不想再看到小胜了!”


 


被甩在门外的爆豪听到门锁被绊上的声响,又狠狠地给了这扇门一脚“老子也不想看见你!”


 


正在气头上的爆豪胜己又在门口咒骂了两句,找了条绒毯在书房将就了一夜。


 


吵架归吵架,工作还是不能落下的。当爆豪在门口换好鞋子拎起自己的公文包之后,就见到绿谷顶着睡炸了的头发,撅着小嘴走了过来。


 


看那模样,送别的话是不会有了,绿谷甚至不打算和爆豪目光相对。在接住绿谷塞过来的便当盒之后,爆豪听到自己的妻子“哼”了一声,似乎连一个字都不想和他多说,给过了便当就带着满肚子的怒气转身又进了屋。


 


吵架归吵架,工作不能落下,便当也自然不能少。


 


“老子走了。”爆豪的语气还是昨晚那个语气,但是出门后却是轻轻带上的大门。


 


心情稍稍转好了一点。


 


不过等爆豪在午休时间打开自己的便当盒时,他还是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干净的餐具、蒸得晶莹剔透的大米、以及在白米上的配字,乍一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这份盛的满满的便当并不是什么爱妻便当。


 


因为满当当的便当盒里只有白米,没有一丁点配菜的影子,白米上是用番茄酱挤出来的配字——“大笨 蛋”


 


番茄酱倒是用的挺足,看上去绿谷的言外之意是让自家丈夫今天吃番茄酱拌米。


 


“靠。”


 


上鸣看了一眼爆豪那黑过锅底的脸色,将自己的便当盒推过去了一点“爆豪,要不你……吃点我的配菜?耳郎准备的挺足的……”


 


“用不着!”爆豪拿起勺子用力将米饭上的番茄酱抹开,一勺子挖下去就直接往嘴里送。


 


嗯?米饭里是掺了芝麻粒?


 


没有配番茄酱,爆豪就着刚才挖开的地方又向下翻了翻,金属的勺子没有触到底,却似乎碰到了一层薄薄的障碍物,并随着他的翻动发出轻微声响。


 


“咦?”注意力还集中在爆豪便当上的上鸣自然也听到了细微声响,抱着些好奇凑了过去“爆豪,你这便当下面还有玄机啊?你们到底闹得多严重啊?不会是绿谷等着你吃完了再整你一下吧?”


 


“你他妈废话多不是?一边去。”爆豪用勺子把盛的满当当的米饭往一旁扒了扒,在捕捉到那层不明障碍物反射出的微光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藏身在米饭下的神秘障碍物露出了它的一角——那是一层薄薄的锡纸。


 


他拿出自己的筷子,夹起锡纸的一角将它小心掀起了少许,被锡纸封藏的香味立刻从便当盒的下层溜了出来,煮的金黄的土豆块,切得小巧的胡萝卜丁,和鲜嫩的肉丁终于得以重见天日,连同浓香四溢的咖喱汁一起拼命勾着旁人的食欲。


 


到底谁才是大笨蛋啊。


 


回想起今早绿谷做出的那副对他满不在乎的模样,爆豪禁不住扬起了嘴角。的确是高兴早了,眼前这份用心的便当简直能称作是惊喜了。


 


狂咽口水的上鸣被爆豪推到了一边,他用勺子推着米饭,拿筷子一点一点地将锡纸抽了出来。金黄的汤汁混上沾了番茄酱的米饭,卖相虽谈不上太好,但偏向爆豪喜好而被做成辣味的咖喱却能盖过卖相上的缺陷和赌气挤上的大量番茄酱过甜的口味,看得出绿谷在煮咖喱时也是花了一番心思。


 


辣味的咖喱应该不单单是为了迎合爆豪的口味,绿谷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如何弥补自己的赌气行为,当然,弥补的前提是爆豪能发现下面的咖喱。


 


“可恶啊,你们这叫哪门子吵架!这便当做起来比之前的普通便当还要费力吧,香味我闻着都流口水,绿谷的厨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上鸣一边感叹着,一边拉回自己的便当盒“可恨啊!白可怜你了,我一口配菜都不会分你的!”


 


“吃你的吧白痴脸。”爆豪又盛起一勺裹上了汤汁的金黄米饭送进嘴里“废久也就咖喱越做越好了。”


 


不过爆豪比较爱吃辣,绿谷和他结婚这些年却还是那副怕辣的样子。做这么辣废久大概受不了吧。爆豪已经能想象到绿谷被辣的小嘴红红,边吃边喝水,还会被辣的吐舌头吸凉气的模样了。


 


“笨蛋。”


 


“啊?爆豪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老子没说你,吃你自己的去。”


 


不如下班后带几块蛋糕回去吧,就选某个笨蛋最喜欢的几种。


 


吵架归吵架,工作不能落下,爱妻便当也没有缺席,带给妻子的小甜点当然也不能缺。


 


“哼,这是最后一次原谅小胜。”绿谷小口地吃着蛋糕,显然气还没有全消“小胜如果再像昨天那样,就算拿着双倍的蛋糕来赔罪,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好好,明天老子再给你带一份蛋糕。”


 


“唔……”爆豪认错态度诚恳,让绿谷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有错啦……对不起……不该和小胜那样吵架,还让小胜睡书房的……”


 


“那你怎么赔老子。”爆豪把自己的妻子捉进了怀里“让老子做到满足就原谅你怎么样?”


 


“不、小胜,换一个……换一个……”


 


无视绿谷的小声抗议,爆豪直接将她抱起,大步回了卧室,踢上了门。


 


明日份的便当就做猪排饭吧。


 


 


 


 


 


是给倦舟的生贺!倦舟生日快乐!!!


希望倦舟永远开心!超爱你!


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写篇小短文了。


发现这是我第一次写久妹,久妹给你过生日呦,比心♡


前排 @田木果 

是想玩了很久的侦探pa!
用了一点神夏的梗
想看他们在伦敦街头探案
p2是泥巴糊墙失败尝试【阿尔卑微】

“带我走吧”

————————————————————
以下是废话↓
奶奶,你关注的画手更新了
是一次失败的尝试,想上灰灰的颜色然而我真的不会画1555551菜鸡画手只会亮色😭救命好想删图【。
灵感来源是楚楚脑斯的非典型家人,真的写的特好很多地方都泪目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p3是质问箱!其实我一直都记着的,但不好意思只更质问箱不更新所以一直咕咕着【士下坐】能收到留言我超绝快乐呜呜呜呜呜喜欢质问箱胜过评论惹TT
最后贴个质问箱链接,快来找我玩!
点我点我

这篇我一定要挂在我的主页😭当初就是看这篇分析入坑的,是我的初心呜呜呜呜呜

格瓦拉:

一个无cp向的幼驯染分析,涉及大量剧透注意。虽说是分析也不过只能代表个人观点,一切角色属于平哥。

 

相互影响,相互促进,他们将因为彼此成为最棒的英雄。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关系了。

 

(妈惹累吐血)

 

不少人说这个后面图糊了……我自己在电脑端和手机端看的还挺清晰的,微博那里应该没有问题,贴个地址,要是大家在lof看看的不清晰就去微博吧

评论指出的错误已改正

一个沙雕小甜饼

最近被好多喜欢的太太回fo我诚惶诚恐😭😭😭有一种“人在家中坐彩票天上来”的感觉,真的谢谢谢谢😭😭这种没上色没场景没完成度的摸鱼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然而还是拿出来了因为今天开学以后没图了....感觉下一秒太太就要取关我【。
我看我还能不能临死挣扎再摸个鱼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