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归线

忙于学习中


夕阳红国际咕咕王老年迪斯科养生吸猫俱乐部成员

绑文and夫人→@苏辞辞辞苏 永远喜欢她!!!

【胜出】十窍通了九窍

大半夜的看着好饿.....谢谢果果的款待XDDDDDDD吃巧克力太美好了!!色气小久我社保!!!【咔酱迟钝鬼!!

还有你们也太可爱了趴cp连生贺也要整整齐齐😭😭😭😭😭😭😭呜呜呜呜呜呜呜大感谢下次给你们摸生贺!!!


田木果:

巨傻ooc系列,笨蛋小胜你居然抢自己的巧克力吃。


祝倦舟太太  @北回归线 生日快乐!


 


——————————————


 


 


爆豪胜己口中还咬着从绿谷出久那里抢来的巧克力,人已经呆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也不顾手指还沾着融化的巧克力,抓住了绿谷出久的肩膀,在废久那雪白的衬衫上留下了对比鲜明的黑指印。爆豪胜己自己都不知道,此刻他的神情有多么的吓人,连着他的手,把绿谷出久抓的生疼。“你他妈,再说一次?”


面前的绿发少年紧紧皱着眉,清澈的眼睛里含着一层微微闪光的水雾,他有些吃痛肩上的疼痛感,却还是微笑着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


“可以麻烦你做一下我的男朋友吗?”


爆豪胜己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今天是情人节没错,他刚刚是抢了绿谷出久的巧克力也没错,不过要怪也就怪废久居然在这个日子里拿着巧克力。啧,他从看到巧克力的那一刻就觉得这个东西无比碍眼,对于碍眼的东西,当然是要吃掉了。


“小胜!”绿谷出久想要拦,可惜身高之差,虽然只是五公分,足够让他够不到自己精心准备的巧克力,以至于他眼睁睁的看着爆豪胜己直接拆开了巧克力,然后吃了下去。


绿谷出久傻眼了,另一只手里的信封还抓的紧紧的,用来表白的巧克力已经不明不白的被人吃掉了。


他先是呆愣了片刻,绿色的眼睛慢慢腾起了一层水雾,眼眶泛起了红色,最后他咬了咬下唇,将信收了起来,胡乱地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呐,小胜,可以麻烦你做一下我的男朋友吗?”


妈的,这句话是真的,不是他的错觉。


 


 


爆豪胜己站在自己家的玄关,此刻无比愤恨那天的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下来,大概是那天巧克力吃的太多,上火了才答应的?


靠为什么他要假装废久的男朋友啊!妈的这家伙是个gay?所以废久到底在搞什么啊!


“小胜吃掉了我准备用来表白的巧克力”那天的绿谷出久泪眼汪汪,头垂的很低。“现在好了,他也不知道我准备了巧克力了。”


他?神他妈的他!靠!爆豪胜己一脚踢上了旁边的鞋柜,木质的箱体发出“碰——”的一声声响,声音不小,却也掩盖不住爆豪胜己听到门外传来了清脆的、小小的脚步声。


“叮咚——”门铃响了,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心中的暴躁压了下来,扭动了门把手。


门口站着绿谷出久,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局促,也许是没有预料到门开的那么快,绿色的大眼睛在开门的一刹那不自觉的和爆豪胜己的眼睛接触了,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及低下了头,有些尴尬的打招呼:“我来了小胜。”


“啧。”爆豪胜己有些暴躁侧了侧身,让绿谷出久走进了自己家。


脸红什么呢?这不是你提出的来老子家做巧克力吗?妈的废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想着让老子帮你做巧克力送给那个男的,那人到底是谁?


光己妈妈和喜欢绿谷出久这个孩子,经常让他到自己家吃饭,所以对绿谷出久来说,小胜的家里并不陌生。


“我拿来了材料呢。”绿谷出久很熟练的穿上了围裙,将背包里的东西一一掏出来摆在桌上,有巧克力原材料,有磨具,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


“靠你真的要在老子这里做巧克力?”爆豪胜己很烦躁的看着绿谷出久性质勃勃的样子,又一次确认了一遍,不出意外的,绿谷出久又点头了。


妈的,心里低低地咒骂了一声,行,做巧克力是吧?那就做到不能吃好了!


“先把巧克力切成小块,加入黄油融化……”绿谷出久看了一眼菜单,手里的刀开始颤颤巍巍的切块,爆豪胜己一声不吭的将刀夺了下来,快速地切好,本来应该隔水融化的巧克力,却被爆豪胜己使坏直接放在锅里融化了。


绿谷出久看着搅拌好的巧克力好像比刚刚黑了一些,用小勺子挖出来了一些。


本来爆豪胜己已经这小废物要自己试味道,没想到勺子却抵在了他的嘴边:“小胜尝尝看还正常吗?”


“你为什么不自己吃!”爆豪胜己一脸凶巴巴,完全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


“可是需要男朋友尝味道啊……”绿谷出久眨眨眼,有些执拗,虽然他的脸还有些红,但是却坚持让爆豪胜己试吃。“你现在不是我、我的男友吗?”


妈的,这家伙在勾引他吧!不过也好,就不会露馅了!


讲真的,有点糊了。虽然如此,但是爆豪胜己还是一本正经的吼了回去:“行了,快点下一步!”


下一步是加热淡奶油,在绿谷出久转身的那一刻,爆豪胜己在淡奶油里加了一大碗水,可是还没等他毁尸灭迹,绿谷出久却突然转了回来,拿着淡奶油的包装。


“小胜我们好像放少了……”绿谷出久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爆豪胜己突然端起了奶油锅,但是因为灼热的温度,使他刚刚接触到锅体,就被烫了回来。


“妈的!”爆豪胜己甩了甩手,已经烦躁到了极点,而还没反应过来,绿谷出久已经抓住了他的手,低头含住了他的手指。


一时间,爆豪胜己愣在了原地,一时间心跳如雷。


“唔?”绿谷出久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赶紧抓着爆豪胜己的手放在凉水下冲洗。“对不起小胜,我下意识……对不起对不起,你明明是烫伤不是划伤……”


绿谷出久的舌头很软,湿濡的舌头包裹着他的指腹,滑腻的触感突然让他有了某种渴望,他渴望着刚刚包覆住手指的小嘴,渴望着绿谷出久那双只能盛下他的眼睛,渴望着白皙柔软的皮肤,渴望着面前有些瘦小的身材,有什么东西仿佛从他的心底破茧而出,疯狂滋长,需要一种名为“绿谷出久”的养料。


“那人是谁?”爆豪胜己突然开口了。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松开了握住爆豪胜己的手。空气中的气氛陡然之间变了样,两人将材料搅拌整齐,一言不发的倒入模具,然后放入冰箱冷藏,尴尬到了极致。


靠,他在做什么啊!帮废久给别人做告白的巧克力?!


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看着整理着自己背包的小废物,已经烦躁到了极致。趁着废久走过他的身边时,爆豪胜己猝不及防地拉住了他的手,将他推倒在了沙发上。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爆豪胜己抓着绿谷出久领口,到现在都不相信这家伙居然有了喜欢的人。“你他妈说话啊!”


“我……不能告诉你……”绿谷出久捂住了脸,拒绝和爆豪胜己对视。“小胜、你放我、放我起来……”


这家伙到底在藏什么?


“你他妈藏什么呢废久?看着我!”爆豪胜己抓着绿谷出久的手,却遭到了绿谷出久剧烈的挣扎。“让老子看看你到底在藏什么!”


绿谷出久的手很快被拉开了,手后什么都没有藏,只有一张绿谷出久红透的脸,在灯光下,三分纯真,七分羞涩,融合在一起,有着一股别样的引诱。


“别看!”


绿谷出久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咪,在这一刻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手脚并用的爬下了沙发,向二楼冲去。他过于慌乱,反而忽略了从兜兜里掉出的,今天早上收起的小小信封。


妈的,废久居然还有那个样子。


爆豪胜己愣了好半天,才注意到沙发上躺着一枚小小的信封,他想起来了,那是和早上的巧克力配套的,应该是情书。


爆豪胜己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它撕个粉碎。


只是第二反应,他却又一次愣在了那里,紧接着就抓着信封向二楼冲去,试图拉开衣柜门。


“开门废久!”爆豪胜己很是不耐烦的敲着门。“妈的有胆量写情书没胆量给我是吗!”


“不、不行……”衣柜里的声音小小的,不用看都知道现在的绿谷出久是什么模样,他的脸肯定红透了。


“给你三个数,你要是不开,这情书老子就不收了!”爆豪胜己又看了一眼情书背面的名字,嘴角止不住的微笑。


“一。”


“诶不行!小胜不要数!”


“二。”


衣柜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三。”


衣柜门小小的开了一个缝。


“小胜……你……真的回收下吗?”绿谷出久的声音还是小小的。


“废话,老子不是你男朋友吗?今天早上是谁说的!”


“笨蛋。”


(((*°▽°*)八(*°▽°*)))♪


前排 @氧氧氧
小胜是个大笨蛋,对我的暗示是一窍不通!
咔酱拿着自己做的巧克力陷入了沉思……
所以为什么过完了情人节我写到了巧克力_(:з」∠)_

评论(4)

热度(368)